新发病原体金氏菌属与婴幼儿侵袭性感染病

作者:朱镭 朱庆义 2022-05-31
作者单位:山西省儿童医院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朱镭) 太原金域临床检验所(朱庆义)

朱庆义,原山西省儿童医院分子微生物学研究室主任,主任技师/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从医66年间,承担和完成WHO、UNICEF、国自然、卫生部和省科委等30多项科研项目,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共28项,主编和参与编著《军团菌和军团菌病》、《妇产科感染与病原学诊断》、《口腔微生物学》、《小儿腹泻病学》等专著10部,发表科研论文300余篇,SCI论文30多篇,2019年在国际系统与进化微生物学杂志发表《中国分离庆义军团菌新种》(Legionella qingyii sp. nov., isolated from water samples in China)一篇,在小儿腹泻病原学和军团菌快速诊断研制方面做出重要贡献。



朱镭,山西省儿童医院临检中心科研部主任。发表科研论文30余篇,主编《口腔微生物学》、《妇产科感染与病原学诊断》,参译《临床微生物学手册》第12版。现任全国细菌耐药监测委员会委员、欧洲临床微生物和感染病学会药敏委员会华人抗菌药物敏感性试验委员会委员、医学参考报微生物与感染频道第一届编辑委员会编委等职。


【摘要】金氏菌属(Kingella kingae)通常在人口咽部无症状定植,是新发现的一种引起小儿骨关节炎、脓毒性菌血症、感染性心内膜炎、脑膜炎等侵袭性疾病的重要的新发现的病原体,通过密切接触传播,主要侵犯2~4岁婴幼儿。本文简要的概述了金氏菌属生物学特性、致病性、临床特征,及其实验室诊断新技术,对金氏菌病早期确诊和给予有效的抗菌治疗、预防晚期后遗症、保护儿童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金氏菌属;新发病原体;婴幼儿;侵袭性感染病


金氏菌属(Kingella)隶属于β-变形菌纲(β-Proteobacteria),奈瑟氏菌科(Neisseriaceae),目前属内菌种有金氏金氏菌(K. kingae)、反硝化金氏菌(K. denitrificans)又名脱氨金氏菌、口金氏菌(K. oralis)、蜜熊金氏菌(K. potus)等4个种。金氏菌属(Kingella)DNA基因组大小为1,990,794bp和2,096,758bp,蛋白编码基因1,981~2,300,G+C含量46.8%~46.9mol%,模式菌为金氏金氏菌(Kingella kingae)。在这些菌种中,金氏金氏菌是引起人类疾病最常见的病因,主要导致儿童人群中的骨关节感染和菌血症。Muñoz等报告,在奈瑟氏菌科(Neisseriaceae)中新近又发现一种革兰氏阴性菌,与引起小儿骨关节感染及其他侵袭性疾病的重要病原金氏金氏菌(K. kingae)密切相关,可以从幼儿的口咽分离出来,但不同于金氏菌,归为一个新种,命名为奈氏金氏菌(K. negevensis)。该菌产生许多与金氏金氏菌(K. kingae)相同的毒力因子,包括荚膜多糖(polysaccharide capsule),分泌胞外多糖(exopolysaccharides),Knh因子(like trimeric autotransporter)一种类似三聚体的自主转运蛋白,以及IV型菌毛,说明奈氏金氏菌(K. negevensis)可能具有重要的致病潜力。


目前已确认的4个金氏菌种:金氏金氏菌(K. kingae)主要导致儿童人群中的骨关节感染和菌血症;反硝化金氏菌(K. denitrificans),是引起菌血症、心内膜炎、胸膜脓胸、儿童阴道炎、羊膜绒毛膜炎和艾滋病患者肉芽肿性疾病的重要病原;口金氏菌(K. oralis)寄居在人类颊腔,与牙菌斑和牙周炎有关;蜜熊金氏菌(K. potus)从被蜜熊咬伤感染者的伤口分泌物中分离,是一种人畜共患病菌。根据对金氏菌属的生化特征和脂肪酸组成,以及基因型研究分析,金氏菌属是一个独立的物种,与其他奈瑟氏菌科(Neisseriaceae)亲缘关系较远。


一、金氏菌属的生物学特性


金氏菌属(Kingellae)按其形态、培养、生理特性和对抗生素的敏感性及寄居部位,与奈瑟氏菌属(Neisseria)相似。Henrirsen等(1968)指出,金氏菌属对人具有致病性,曾将该菌归属摩拉氏菌第一组(Moraxella,M-1),后又被命名为金氏摩拉氏菌(Moraxella kingae)。根据金氏菌属细胞壁脂肪酸组成,它与摩拉氏菌属和奈瑟氏菌属无遗传学相似性。因此,Snell(1976)将金氏菌属作为奈瑟氏菌科的一个新属,命名为金氏菌属(Kingellae)。


1. 形态特征:金氏菌属系革兰氏阴性球杆状,直径0.6~1.0μm,长1.0~3.0μm,常成对出现或成短链状排列,易与奈瑟氏菌混淆,无芽胞和荚膜,常用方法测定不运动,但有纤毛,显示“颤搐状运动”(twitching motility)。有些金氏菌的细胞具有异质性,呈肿胀的、着色不均匀的细胞形态。


2. 培养特性:金氏菌属为好氧或兼性厌氧的非发酵菌,对营养要求较高,在好氧条件下生长最佳,最适生长温度33~37℃,菌落黄色,圆形,凸起,光滑,边缘完整。在血琼脂或巧克力琼脂上36x有氧条件下,经24h孵育可见生长,在含5%CO2环境中生长更好,周围有明显的β溶血环,传代后溶血能力减弱。在血琼脂上出现两种型别菌落:第I型菌落, 直径0.5~1mm, 粗糙, 边缘不整齐, 在培养基表面出现腐蚀样生长,具“蹭行(细胞颤搐状运动)”的播散侵蚀型,菌毛形成,具转化能力;第Ⅱ型菌落, 直径不大, 圆整光滑, 透明,不具“蹭行”的光滑凸起型。在SS和含6.5%NaCl营养琼脂培养基上不生长,菌株经实验室保存后常丧失活力, 45℃ 10~20min即可死亡。


3. 生化特性:金氏菌属氧化酶和过氧化氢酶阳性,磷酸酶阳性,水解七叶甙,凝固血清不液化,尿酶阴性,苯丙氨酸脱氨酶阴性或弱阳性,葡萄糖和麦芽糖发酵,产酸,不产气,不发酵其他糖类,不形成靛基质, 不具有磷脂酶、卵磷脂酶、硝酸盐和亚硝酸盐还原酶,个别菌株能水解吐温-20,具有硝酸盐和亚硝酸盐还原酶。该菌属4个种,其生化反应视不同种类金氏菌而异,常用生化鉴别见表1,模式种为金氏金氏菌(Kingella kingae)。


二、金氏菌属的致病性


金氏菌属(Kingella)中主要致病菌种为金氏金氏菌(K. kingae),通常寄居在人呼吸道表面黏膜和口咽部,为无症状定植,是人呼吸道黏膜正常菌群的一部分。在呼吸道病原体中,金氏菌在6个月~4岁儿童中定植率及发病率最高,通常经密切接触传播,其感染可导致菌血症、骨关节炎、感染性心内膜炎、脑膜炎等侵袭性疾病。其导致心内膜炎病死率高(16%),且常伴有严重的并发症。近年来,随着金氏菌感染率的不断增加,其重要性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国对金氏菌的相关研究起步较晚,其流行情况及疾病类型尚未十分清楚。


1. 毒力因子:金氏菌中有3种具有保守性和特异性的特殊毒力基因(16S rDNA、groEL和rtxA),产生荚膜多糖,胞外多糖,Knh毒力因子,以及IV型菌毛。金氏菌侵入机体后形成生物膜(Biofilm),这是细菌在大多数生态环境中通常生长的一种生活方式。在人体表面,许多定植的菌种建立生物膜,可以保护细菌免受免疫反应、脱水和抗菌药物的有害影响。


2. 荚膜多糖和胞外多糖:金氏菌(K. kingae)产生多种表面因子,包括荚膜多糖和胞外多糖,这些表面因子能阻止血清调理素的沉积和补体介导的对金氏菌的杀死,最终促进血管内生存,有助于致病过程,促进金氏菌的侵袭性疾病。



3. RTX毒素:是一种广谱细胞毒素,有助于金氏菌在黏膜定植和在血液、身体深层组织中持久性生存。Kehl-Fie等指出,金氏菌具有强效和广谱细胞毒性作用(wide-spectrum cytotoxic effect),对巨噬细胞、多种动物白细胞、滑膜细胞尤其有害,对呼吸上皮细胞较小程度上有害。在金氏菌基因组中编码RTX毒素系统的位点由5个基因组成,分别为rtxA、rtxB、rtxC、rtxD和tolC,位于染色体上的单个簇中,是制造和分泌毒素所必需的。此外,金氏菌RTX毒素包含一个氨基末端疏水结构域、潜在脂化位点和一个钙结合基序,是一种100kDa的蛋白,在细胞外环境中以可溶性形式分泌,同时也是被宿主细胞内化的外膜囊泡(OMVs)的组成部分,表明金氏菌可利用多种机制释放毒素。


4. 菌毛:金氏菌的菌毛(Pili)属于染色体基因簇,与其他G-菌中的染色体基因簇同源,由pilA1、pilA和fimB基因组成。金氏菌纤毛(fimbriae)的作用对于细菌粘附在呼吸道上皮和滑膜层细胞至关重要,菌毛在定植过程和疾病早期对黏膜和血流传播提供了选择性优势,但对细菌侵入身体深层组织有阻碍作用。此外,金氏菌在染色体位置尚有另外两个基因pilC1和pilC2,与奈瑟菌PilC蛋白同源,在粘附和菌毛生成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5. Knh基因:是一种三聚体自身转运蛋白,对金氏菌与上皮细胞的紧密粘附至关重要,这种粘附过程是由长菌毛附着在黏膜表面特定的膜受体引起的,随着菌毛纤维强烈收缩,通过置换被膜,使细菌和宿主细胞膜紧密接触,然后固定在宿主呼吸道上皮,导致人体感染。


6. 外膜囊泡:通常金氏菌产物通过形成小的外膜囊泡(Outer Membrane Vesicles,OMV)分泌到细胞外,这种结构由一小部分外膜包裹和周质蛋白组成,从细胞外凸出,然后释放。Maldonado等从临床分离的金氏菌株中,发现含有几种主要蛋白的OMV囊泡,包括RTX毒素和PilC2菌毛黏连素。这些OMV具有溶血性和白细胞毒性,在体外模型中被人成骨细胞和滑膜细胞内化。OMV形成后,宿主细胞会合成大量的人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白细胞介素6(IL-6),表明这些细胞因子可能是人类对金氏菌感染性关节和骨骼炎症反应的组成部分。


三、侵袭性金氏菌病的临床特征


侵袭性金氏菌病通常影响4岁以下儿童,对年龄较大儿童和成人主要侵犯一些发育不良、先天性心脏病、长期皮质类固醇治疗、原发性免疫缺陷、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糖尿病、心脏瓣膜病、类风湿性关节炎、肾移植、实体瘤或艾滋病等的个体。除了心内膜炎外,金氏菌感染的儿童通常症状较轻,多数患者发热或体温轻度升高,全身状况良好,常伴有鼻衄、咽炎、口炎或腹泻。除心内膜受累的患者出现栓子现象外,通常累及单个身体系统。


据SUMC(Soroka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报告,在1988~2013年间,金氏菌感染的临床发病主要有脓毒性关节炎、骨髓炎或腱鞘炎,其次是隐性菌血症,细菌性下呼吸道感染,眼部感染(角膜脓肿和眼窝周围蜂窝织炎),细菌性心内膜炎。年龄最大的儿童66个月;威廉姆斯综合征(Williams’syndrome)导致瓣膜性主动脉瓣狭窄,是该系列中唯一的成年患者。金氏菌感染导致临床发病常见的有下列各种。


1. 骨骼系统感染:金氏菌感染骨骼系统导致化脓性关节炎,多发生在儿童中,是儿童骨骼系统感染中新发现的一种重要病原菌。其中常见的有关节炎,骨髓炎,腱鞘炎,菌血症,可从血液中分离培养金氏菌,作为病原诊断的重要工具。


2. 脓毒性关节炎:金氏菌是导致6个月至3岁儿童关节感染最常见的病因,是引起儿童脓毒性关节炎的重要病原菌,临床表现一般较轻,当疾病累及髋关节时,患者可能被误诊为短暂性滑膜炎。


3. 骨髓炎:儿童骨髓炎是一种罕见的骨髓感染病,但在金氏菌感染中常见,通常起病隐匿,绝大多数患者在病程1周以上才确诊。骨感染很容易从骨膜进展到骨骺和关节间隙,引发股骨骨髓炎或肱骨骨髓炎。


4. 椎间盘炎:金氏菌感染导致椎间盘炎,主要侵犯5岁以下儿童,在小儿金氏菌感染发作期间,细菌渗透并穿过椎体软骨,进入椎间盘,导致椎间盘炎。


5. 软组织感染:金氏菌感染可导致多种软组织感染,包括蜂窝织炎,腱鞘炎和指炎,滑囊炎,皮下、胸骨前和肌肉内脓肿。病原菌检测可通过吸出的渗出物培养、血液培养或核酸(NAA)测定来进行诊断。


6. 潜隐性菌血症(Occult Bacteremia):在儿童和成人中,从无心内膜炎或其他感染,弥散性斑疹样皮疹,以及类似于系统性脑膜炎球菌或淋菌感染者或过敏性紫癜患儿的血液中分离出金氏菌。其中少数患者有轻度到中度发热,白细胞计数低度升高,年龄在6~36个月,通常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经常无法对这种潜隐性菌血症做出诊断,但从血液培养中金氏菌呈阳性,说明金氏菌可能是这类儿科潜隐性菌血症人群中新发现的一种病原体。


7. 心内膜炎:金氏菌在普通人群中占所有心内膜炎病例的6%,在儿童心内膜感染中发病率更高。由金氏菌引起的心内膜炎患儿中,有3/4年龄<3岁,多种心脏畸形和风湿热是常见的诱发因素,但也有一些儿科患者没有瓣膜疾病的先例。


8. 呼吸系统感染:金氏菌感染可导致儿童和成人咽喉炎、外声门炎、气管支气管炎、肺炎和胸膜脓胸等呼吸系统疾病,可从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或血液培养中检出金氏菌。


9. 脑膜炎:金氏菌脑膜炎是疾病发作期间细菌在中枢神经系统的血行播散引起,也可由脓毒性栓子的迁移或心内膜炎患者霉菌性动脉瘤的破裂引起,侵犯儿童、青少年和成人。继发于心内膜感染的金氏菌脑膜炎的临床病程比较严重,对幸存者可能留下永久性神经后遗症,如偏瘫、失语和眼肌麻痹。


10. 眼部感染:金氏菌从不同眼部感染的患者中分离,包括眼睑脓肿、角膜炎、角膜溃疡、眼内炎、眼窝蜂窝织炎和眼窝周蜂窝织炎。


11. 其他感染:在成人患者中也报道有金氏菌性心包炎、腹膜炎、尿路感染和口腔炎等。


四、金氏菌属感染的实验室诊断


1. 细菌培养:金氏菌(K. kingae)是一种兼性厌氧菌,在传统血琼脂培养基、巧克力琼脂、哥伦比亚血琼脂等培养基上生长,但不能在MacConkey或Krigler琼脂上生长,含5%CO2环境中生长良好;在固体培养基上生长的特点是琼脂表面有明显的凹坑,产生3种与菌毛表达程度相关的菌落类型:一种蔓延的腐蚀形态,其特征是被宽边缘包围的中央小菌落;非蔓延/非腐蚀类型,包括被窄边缘包围的扁平菌落和没有明显边缘的圆顶状菌落。前两种形态与长伞的存在有关,而半球形菌落生长的菌株是无毛的,在反复传代培养后,产生扩散腐蚀型形态的能力会不可逆转地丧失。


2. 细菌分离培养:将滑膜液样品接种到Bactec、BacT/alert、Hémoline DUO、Isolator 1.5 Microbial Tube和自制液体培养基(in-house-made liquid media)等商业系统的需氧BCVs中,可显著提高培养的敏感性。咽喉标本分离培养金氏菌,由于其定植菌群异常复杂性和高浓度,分离培养金氏菌比较困难。因此,在BAV培养基中添加2µg/mL万古霉素,通过抑制G+菌群,用于β-溶血性金氏菌(beta-hemolytic K. kingae)鉴定。结果,应用添加2µg/mL万古霉素BAV平板在44例口咽培养中43例(97.7%)检出金氏菌,而在普通血琼脂的培养皿中仅有10例(22.7%)检出金氏菌(p<0.001)。咽拭子标本应置Amies或类似的输送培养基中保存,并及时送到实验室处置。


3. 生化鉴定:金氏菌生化反应:氧化酶 +,触媒 -,麦凯康生长 -,西蒙氏枸橼酸盐 -,硝酸盐还原不定,精氨酸双水解酶 -,苯基丙氨酸脱氨酶 -/±,脲酶 -,产吲哚 -,甘露醇产酸 -,葡萄糖产酸 +。金氏菌生化反应鉴定见表2。


4. 分子测定法:由于儿童脓毒性关节炎、骨髓炎潜在严重的并发症和长期功能障碍的风险,对于早期确诊和给予有效的抗菌治疗,预防晚期后遗症、甚至死亡至关重要。采用常规细菌分离培养、鉴定至少需要2~3d。近年来,使用NAA(Nucleic Acid Amplification)核酸扩增技术,可在24h内确定关节和骨骼感染的病因。


(1)RT-PCR法:宋杨等报告,基于金氏菌16S rDNA、groEL基因和特殊毒力基因rtxA建立RT-PCR检测法,可显著提高金氏菌临床诊断水平。


(2)试验菌株及序列:参考菌株金氏金氏菌ATCC 23330,脑膜炎奈瑟氏菌CMCC 29060、肺炎链球菌49619、流感嗜血杆菌M5216、百日咳鲍特菌ATCC 9797、金黄色葡萄球菌ATCC 25923、大肠埃希菌ATCC 25922、嗜肺军团菌ATCC 33152。参考序列:在NCBI网站(https://www. ncbi.nlm.nih.gov)下载已公布金氏金氏菌(K. kingae)全基因组序列(www.ncbi.nlm.nih.gov/genome/genomes/3165)及rtxA基因、16S rDNA、groEL基因标准参考序列,并以金氏金氏菌特异性毒力基因rtxA为目的基因,在NCBI数据库中进行在线BLAST下载相似参比序列。


(3)引物和探针:采用rtxA基因设计引物和探针:rtxA-F:5'-GCG CACAAGCAGGTGTACAA-3':rtxA-R:5'-ACCTGCTGCTACTGTACCTGTTT TAG-3';rtxAP*:5'-TTGAACAAAGCTGGACACG-3'。


(4)DNA模板制备:采用Promega试剂盒制备待检菌株DNA模板,咽拭子标本用600μL无菌PBS缓冲液洗脱,12000r/min离心5min,弃上清,参照Promega DNA提取试剂盒说明书提取DNA。


(5)RT-PCR程序:反应体系总容积20μL,含10Μl 2×Taq Mastermix,正、反向引物及探针各2μL,模板2μL,dd H2O 1.6μL;PCR反应:95℃ 30s→95℃ 5s→60℃ 30s,50个循环。经过PCR扩增后对其产物进行测序,并与特异性序列rtxA进行比对分析,构建亲缘关系进化树。结果46株金氏菌rtxA、16S rDNA、groEL基因与其他参比序列进行同源性分析,完全吻合。


(6)临床标本RT-PCR检测:宋杨等应用本法对我国新疆地区(伊宁和阿克苏市)采集健康人群咽拭子标本513份,其中男性219例,女性294例,年龄最小2月龄,最大53岁。513份标本中共检出107份金氏金氏菌阳性,总阳性率20.86%。各年龄组均检出金氏金氏菌阳性标本,以6~10岁组阳性率最高,分别为20.59%和57.78%。检测金氏菌RTX毒素编码基因(rtxA和/或rtxB),其敏感性可检出30CFU金氏菌,并且具有很高的特异性,适用于各种临床标本检测。


5. mdh基因鉴定: El Houmami等报告,为了提高金氏菌groEL和rtx靶基因检测的特异性和敏感性,针对金氏菌苹果酸脱氢酶(K. kingae malate dehydrogenase)Kkimdh基因,设计引物和探针,新建了一种检测金氏菌Kkimdh基因的RT-PCR,用于检测20种不同序列类型的金氏菌苹果酸脱氢酶(mdh)基因和18种金氏菌mdh基因的变种。该方法具有较高的特异性和敏感性,用于临床检测了104例7个月至7岁儿童的金氏菌感染者和携带者。


6. 引物和探针:针对45株金氏菌(K. kingae)mdh核苷酸序列,设计引物:Fwd-Kkimdh:5'-TGTTCCGCATTGCTTCTG-3'和Rev-Kkimdh:5'-TCATGC CGTCCAACAATG-3',扩增144bp片段;探针P-Kkimdh:5'-FAM-CATCAT CACGCCCTGAACGGCTT-3'。避免了对所有金氏菌菌株之间的核苷酸错配,并最大限度地阻止与从其他细菌中检测到的mdh同源株进行错配。


7. PCR程序:Kkimdh RT-PCR反应混合液(Takyon No Rox Probe Master Mix dTTP,Eurogentec)10μL、引物0.45μmol/L(各)、标记探针0.45μmol/L、纯化DNA 5μL,总体积20μL,进行RT-PCR扩增反应;使用Bio-Rad CFX96扩增仪,循环参数如下:50℃ 2min→95℃ 3min→[95℃ 3s→60℃ 30s]×45个循环。


金氏菌产生的RTX毒素是一种强效细胞毒素,对人类多种细胞有毒,在诱导呼吸道上皮细胞、滑膜细胞和巨噬细胞样细胞毒性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以RTX毒素基因为靶点的PCR检测法,在临床病例实际应用中,其灵敏度为30CFU,比半巢式PCR检测16S rRNA基因灵敏度高10倍,与其他引起骨关节感染相关的几种病原体无交叉反应。


8. 半巢式广谱-PCR(semi-nested broad-range PCR):Cherkaoui等报告采用RT-PCR和半巢式广谱-PCR检测金氏菌rtxA、rtxB和16S rRNA基因。


(1)试验菌株:将脓毒性关节炎和骨髓炎患者分离的金氏菌株接种在哥伦比亚血琼脂和巧克力琼脂,于37℃ 5%CO2孵育生长。


(2)DNA提取和纯化:将金氏菌株、骨关节液和滑膜活检组织在55℃条件下与蛋白酶K和裂解缓冲液孵育1h,使用MagNAPure LC DNA分离试剂盒II(罗氏公司)提取DNA,溶于100μL洗脱液中。每次PCR分析取5μL DNA提取物。


(3)引物和探针:根据金氏菌广谱16S rRNA基因(broad-range 16S rRNA gene)设计PCR引物和探针,见表3。



(4)扩增程序:广谱PCR扩增16S rRNA,第一轮扩增使用30pmol/L引物BAK11w和BAK2:预变性95℃ 10min→[95℃ 20s→48℃ 45s→72℃ 1min]×40个循环。取第一轮扩增产物5μL,引物BAK11w和BAK533r进行半巢式PCR扩增,方法与第1轮扩增相似,但周期为:[95℃ 20s→50℃ 45s→72℃ 1min]×40个循环。PCR阳性金氏菌样品作为阳性对照,用于DNA提取试剂的混合物作为阴性对照。扩增产物在2% EDTA琼脂糖凝胶上电泳,用溴化乙啶(ethidium bromid)染色,紫外检测仪观察结果,每次PCR分析都要重复进行。


(5)16S rRNA基因测序:对BAK11w引物扩增子进行纯化和测序,片段分析使用自动DNA测序仪(ABI PRISM 3130xl遗传分析仪;应用生物系统公司)。

使用广谱PCR检测金氏菌固有的RTX毒素编码的rtxA/rtxB基因的敏感度为30CFU金氏菌,比PCR检测16s rRNA基因或cpn60基因更敏感,可应用于临床检测金氏菌感染患者的关节分泌物、血液、滑膜液、活检组织以及上呼吸道标本中的金氏菌,与其他感染类似的病原菌没有发现交叉反应,而显示良好的特异性。


五、小结


金氏菌属(Kingella)通常在人口咽部无症状定植,通过密切接触传播,主要侵犯2~4岁的婴幼儿,其感染可导致骨关节炎、菌血症、感染性心内膜炎、脑膜炎等侵袭性疾病的重要的新发病原菌,其中侵袭性骨关节炎、细菌性心内膜炎是6至48个月儿童菌血症和骨关节感染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金氏菌病的病原学诊断,采用常规细菌分离培养、鉴定需要2~3d。近年来,使用NAA(Nucleic Acid Amplification)核酸扩增技术,可在24h内确定骨关节感染的病因。对于早期确诊和给予有效的抗菌治疗,预防晚期后遗症、保护儿童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Yagupsky P. Kingella kingae: carriage, transmission, and disease. Clin Microbiol Rev. 2015; 28(1): 54-79.

Adebiyi EO, Ayoade F. Kingella Kingae. StatPearls Publishing; 2022 Jan–. Kingella Kingae - StatPearls - NCBI Bookshelf (nih.gov)

Muñoz VL, Porsch EA, St Geme JW. Virulence determinants of the emerging pathogen Kingella kingae. Curr Opin Microbiol. 2020, 54: 37-42.

Yagupsky P, Dagan R. Kingella kingae: an emerging cause of invasive infections in young children. Clin Infect Dis. 1997, 24(5): 860-6.

Dubnov-Raz G, Ephros M, Garty BZ, et al. Invasive pediatric Kingella kingae Infections: a nationwide collaborative study. Pediatr Infect Dis J. 2010, 29(7): 639-43.

Yagupsky P, Peled N, Katz O. Epidemiological features of invasive Kingella kingae infections and respiratory carriage of the organism. J Clin Microbiol. 2002, 40(11): 4180-4.

Yagupsky P, Porsch E, St Geme JW, et al. Kingella kingae: an emerging pathogen in young children. Pediatrics. 2011, 127(3): 557–65.

Principi N, Esposito S. Kingella kingae infections in children. BMC Infect Dis. 2015, 15: 260.

El Houmami N, Minodier P, Dubourg G, et al. Patterns of Kingella kingae Disease Outbreaks. Pediatr Infect Dis J. 2016, 35(3): 340-6.

Yagupsky P. Diagnosing Kingella kingae infections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Expert Rev Anti Infect Ther. 2017,15(10):925-934.

Kaplan JB, Sampathkumar V, Bendaoud M, et al. In vitro characterization of biofilms formed by Kingella kingae. Mol Oral Microbiol. 2017,32(4):341-353.

DeMarco G, Chargui M, Coulin B, et al. Kingella kingae Osteoarticular Infections Approached through the Prism of the Pediatric Orthopedist. Microorganisms. 2022,10(1): 25.

Porsch EA, Yagupsky P, St Geme JW. Kingella negevensis shares multiple putative virulence factors with Kingella kingae. PLoS One. 2020,15(10):e0241511.

Osickova A, Balashova N, Masin J, et al. Cytotoxic activity of Kingella kingae RtxA toxin depends on post-translational acylation of lysine residues and cholesterol binding.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7(1):178.

El Houmami N, Durand GA, Bzdrenga J, et al. A new highly sensitive and specific real-Time PCR assay targeting the malate dehydrogenase gene of kingella kingae and application to 201 pediatric clinical specimens. J Clin Microbiol. 2018,56(8):e00505-18.

Valaikaite R, El Houmami N, Spyropoulou V, et al. Kingella kingae: from oropharyngeal carriage to paediatric osteoarticular infections. Expert Rev Anti Infect Ther. 2018,16(2):85-87.

El Houmami N, Ceroni D, Codjo Seignon K, et al. Acute septic arthritis of the knee caused by kingella kingae in a 5-Year-Old cameroonian boy. Front Pediatr. 2017,5:230.

Bosshard PP, Kronenberg A, Zbinden R, et al. Etiologic diagnosis of infective endocarditis by broad-range PCR: a 3-year experience. Clin. Infect. Dis. 2003,37:167–172

Yagupsky P. Review highlights the latest research in Kingella kingae and stresses that molecular tests are required for diagnosis. Acta Paediatr. 2021,110(6):1750-1758.

Cherkaoui A, Ceroni, D, Emonet S, et al. Molecular diagnosis of kingella kingae osteoarticular infections by specific real-time PCR assay. J Med Microbiol. 2009, 58, 65–68.

宋杨, 谢娜, 邵祝军, 等. 金氏金杆菌特异性靶基因的选择及健康人群带菌率调查. 疾病监测 2019, 34(2):151-157.

夏耀方, 马莉, 邱向利, 等. 金氏金杆菌导致早产儿早发型败血症休克1例报道. 中国当代儿科杂志. 2020, 22(7): 804-805.

李国雄, 赵肆萍. 从血液中分离一株金氏金氏杆菌. 临床检验杂志1991, 8(04):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