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肿瘤标志物升高的原因,一般人想不到

生化地带(作者:胡正军、戴翎) 2023-11-29

发现问题

10月24日上午,我在审核肿瘤类标本时,观察到一位患者的SCC 8.7ng/ml(0.0~1.50),而其余肿瘤标志物的结果均正常。查看临床诊断:慢性肾衰竭。想到之前熟知的CYFRA21-1会因为肾脏滤过功能差而堆积升高,便由此想到了SCC这项指标是否也会因此升高?于是留了个心眼。

临床案例“多个心眼”

继续审核标本,又发现了相似的病例:肿标结果中只有SCC升高,其余正常,且临床诊断也与肾功能相关。这更加引起了我的关注,心中默默觉得,这两者之间必定存在一定的关联。

于是我继续审核标本,果不其然,又找出了三例存在这类相似情况的病例(一个上午,这么百来个标本就发现了五例类似的情况)。这算是印证了先前的想法,那这SCC和肾功能这二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什么是SCC?
鳞状细胞癌抗原

鳞状细胞癌抗原(Squamous Cell Careinoma Antigen,SCCA)是一种特异性很好而且是最早用于诊断癌的肿瘤标志物,它是从子宫颈癌转移病灶中提取到的TA-4亚成分鳞状上皮癌抗原,存在于子宫、子宫颈、肺、头颈等鳞状上皮细胞癌的细胞浆中,特别在非角化癌的细胞中,含量更丰富。其浓度随病情的加重而增高,若治疗有效,即下降;若监测过程中再度升高,常提示复发和转移。

这五位患者是恶性疾病吗?

既然,SCC作为一项肿瘤标志物(这个称呼也不一定合理,也让老百姓会担心),那这几位患者的SCC升高,我们首先需要排除它是由癌导致的升高。

于是我们首先去查看他们的电子病历:

从超声检查可见,这五位患者都存在一定的肾病表现,与临床诊断也都相符合。但通过各项检查结果,五位患者均排除了患癌的可能性,即SCC升高并不是由于癌所导致。那既然不是癌,会是什么原因呢?

查阅文献,豁然开朗

一般来说,一项指标升高通常有两种原因所致:生成过多或排出困难。由于这几位患者均有肾脏功能不全的表现,总的来看,我们首先怀疑是排出SCC的途径出现了问题,导致了SCC的堆积。

我们从这个角度入手,去查阅相关文献,果然在诸多文献中都找到了肾脏功能会影响血清SCC水平的结论:

1《慢性肾脏病患者血清SCC和CYFRA21-1水平及其临床意义的研究》:在排除恶性肿瘤,尤其是肺鳞癌的前提下,当明确患者有肾脏疾病时,其血清SCC和CYFRA21-1浓度升高可以作为患者肾功能异常的一个指标。

2《鳞状细胞癌抗原在慢性肾衰竭患者血清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血清SCC-Ag水平升高与血清肌酐、血尿素氮、肾小球滤过率、内生肌酐清除率及慢性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CKD)分期有关。SCC-Ag水平和阳性率随CKD分期的增加而升高。

3《铜蓝蛋白、鳞状细胞癌相关抗原与慢性肾功能衰竭的关系及对病情进展的预测价值研究》:SCCA能有效、敏感地反映肾小管损伤程度,药物肾毒性损害及缺血导致肾损伤后,患者血清SCCA表达水平将会明显升高。出现上述结果的原因,考虑在于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机体存在肾脏清除增障碍、蛋白流失明显和肝脏代偿性合成蛋白增加,导致血清 SCCA水平升高。

4有了以上文献的支撑,证明了肾功能损伤确实会引起血清SCC的升高,同时我们也在书中了解到,有多种良性疾病也会导致SCC水平有不同程度的升高,诊断鳞状细胞癌仍需结合其他检查,结合临床。

5良性疾病如表皮过度角化的皮肤疾病、子宫内膜异位、肺炎、肾衰竭、结核、肝炎和肝硬化等SCC水平也会有不同程度升高。因此,SCC检测不是诊断鳞状细胞癌的绝对指标,必须结合其他的检查手段;也不能作为鳞状细胞癌的筛查指标。

学会发现,不断学习

在日常的检验工作中,我们不能只是墨守陈规的发发报告,更多的应该是学会发现。要从每一位患者的报告单中,去深挖各个指标与临床表现之间的关系,每一项指标都与机体存在微妙的联系。

例如这次小文的发现,就是在审核标本时的多一个留心,多一个注意,让我们学习到了新的知识。有效的说明了检测血清中SCC水平,也能早期反映肾损伤,对肾脏功能的判断具有一定意义,值得临床借鉴。也让我们明白,SCC在辅助诊断肿瘤时,一定要排除肾功能不全导致的指标升高,避免误诊。

虽然书本上临床意义的堆积:SCC增高的良性疾病有肾衰竭;今天我们通过有血有肉的真实案例说明:肾损伤患者SCC增高的比例很高!

内容来源:生化地带(作者:胡正军、戴翎)

图片来源:veer、ibaotu

排版:znm

审校:金宝


反对 0 收藏 0 评论 0

检验视界网

聚焦IVD,服务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