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中纪委连发二文曝光检验科医疗腐败

2022-11-26

11月14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官方网站发布了《安徽强化监督推动医药集采改革提速扩面》一文,总结了近年来安徽省药品耗材带量采购的工作成果,并为集采下一步指明方向。值得关注的是,文章还曝光了安徽省治理检验科医疗腐败问题的具体方式与细节。


其实,这已经不是中纪委第一次发文“点名”检验科了。11月9日,中纪委发文《漫画说纪|检验科的萝卜坑采购》,以漫画的形式揭露医疗设备采购中的「定制式」招标内幕,直指医疗购销领域腐败问题。


短短五天,中纪委发文+点名,连续剑指检验科的“定制式招标”及“医疗腐败”问题。这背后,究竟透露出了怎样的信号?



漫画说纪

检验科的萝卜坑采购


漫画内容显示,老李原是A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检验科主任,经朋友牵线,结识了医疗器械耗材代理商张某。老李暗示张某,自己所在的检验中心需要采购一台高精度病毒载量分析仪,但经费不足一直未能采购。张某心领神会,当即表示先提供一台设备给检验中心使用。

一年后,A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启动病毒载量分析仪招标工作。为使张某先行提供的仪器中标,老李根据此台设备的参数制定招标公告,“指导”张某制作标书。在老李的运作下,张某公司顺利中标,张某送给老李8万元表示感谢。

此后几年,老李如法炮制,“定制”招标文件,多次帮助张某公司中标,累计收受感谢费57万元。

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老李,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会因为张某被调查而浮出水面。A市纪委监委对老李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最终,老李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案款物予以追缴,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漫画结尾指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须加强日常监督和专项治理力度,查处医疗购销领域腐败问题,督促医药行业主管部门查找药械采购、工程招投标等关键环节的管理漏洞,完善风险防控规章制度,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上述漫画中的故事,精准复现了医疗购销领域中的隐秘环节。大型医疗设备单价高,为抑制权力寻租空间,往往要求公开招标采购。部分供应商“打通”医疗机构院长、书记、科室主任等采购关键人物,把“量身定制”的设备参数搬上招标文件。




安徽强化监督推动

医药集采改革提速扩面

从《安徽强化监督推动医药集采改革提速扩面》一文中了解到,2019年以来,安徽省药品耗材集采已经小有成效,共节约医保资金30.98亿元。但在检验科,仍存在临床检验试剂价格虚高,中间商赚差价,医院有关人员吃“回扣”等问题。


文章称,安徽省一家省属医院原检验科主任,在担任检验科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检验科仪器设备和试剂耗材业务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款物。最终,管某某被双开,并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

针对此案,安徽省纪委监委深入剖析案件发案原因,研判行业生态,寻求治理路径,同时督促医保部门立足招采职能,开展检验试剂价格源头治理,以此压缩权力寻租空间,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


由此,在安徽省纪委监委的推动下,一场针对检验试剂的集采轰轰烈烈的启动了。




剑指耗材、设备捆绑销售

一直以来,临床检验试剂品类复杂、分类不清。尤其是化学发光领域,往往是医院买了某个品牌的仪器,就要定向购买某个品种的试剂。这种“专机专用”型设备与试剂销售捆绑招标等原因,使试剂集采的难度系数大幅提升,成了医药招采领域的“深水区”。更有一些既得利益者“护盘”抵触,医疗机构消极观望,集采工作困难重重。


但在安徽省纪委监委、医保局的“组合拳”之下,检验试剂这一曾经被公认为难以进行大范围带量采购的耗材,成功加入了“集采大军”


去年8月,省医保局成功组织开展全省临床检验试剂集中带量采购谈判议价,肿瘤相关抗原测定等5大类23个项目88个产品议价成功,价格平均降幅达到了47.02%。


与此同时,安徽省纪委监委驻省卫健委纪检监察组副组长钟平还在今年10月省医保局召开的党组会议上表示,安徽省医保局是长三角药品耗材招采联动工作牵头单位,省纪委监委将医药集采改革列入重点监督内容,督促其持续推进医药集采工作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


这意味着,安徽省的种种动作,将会是长三角,乃至全国耗材带量采购的“风向标”。此轮安徽省发光试剂集采,不光打破了“专机专用”不能集采的迷信,更是点燃了试剂大幅降价的导火索。




集采常态化,试剂、耗材降价“再无避风港”

一直以来,检验试剂降价的主要方式大部分是依靠阳光挂网以及低价联动。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一种过渡形式,集采才是未来的主流。随着去年安徽省检验试剂集采的顺利执行,2022年开始,全国各地纷纷效仿,试剂检验集采试点密集出现。


8月,宁德市发布了第一批耗材集中带量采购通知里,也包含了多项检验试剂。与安徽的集采政策完全不同,算得上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有量有价的IVD集采,意义重大。

10月31日,由江西牵头的22省肝功能生化试剂集采方案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涉及的试剂在医院用于乙肝五项定性检测,IVD行业终于迎来史上最大规模的集采。



多次、连续的发文背后

透露出怎样的“检验”信号?


近年来,中纪委多次发文,剑指医疗购销腐败问题,相关案件被逐一彻查,以往的隐秘利益链愈发难以掩盖。

《漫画说纪|检验科的萝卜坑采购》中执纪者说:个别医务人员利用职业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耗材等采购中做手脚、拿好处费。究其原因,主观在于医务人员没有管好自己,把管理权异化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成为医药企业的“围猎对象”

事实上,检验科在医院的所有科室中,是较为特殊的存在。因为检验科每天都要做大量的检测工作,仪器连续运行、检测试剂不间断供给。或许有人会疑问“检验耗材相比其他医疗工具并不‘值钱’,回扣金额也相对较小”,但大量的检测项目和巨大的耗材量,天长日久下来,“油水”自然能积少成多。

“医药招采改革,动的是不合法、不合规的‘奶酪’,影响的是医药市场格局,受益的是人民群众。”安徽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的这句话,值得所有医务工作者明白。

来源:中共中央纪律监察委员会官方网站、医疗器械经销商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