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医务人员兼职赚取报酬,这是什么操作?

作者:医脉通medlive   2022-11-29

导读

鼓励基层医务人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兼职兼薪获取报酬。



来源:医脉通
作者:亦一
图片

11月15日,云南卫健委发布《云南省「十四五」卫生健康人才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提到要深化薪酬制度改革,增强激励保障,其中一条举措提到:鼓励基层医务人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兼职兼薪获取报酬。


在今年8月份,国家卫健委印发的《「十四五」卫生健康人才发展规划》里也提到要鼓励基层医务人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兼职兼薪获取报酬。


图源:网页截图

那么,这样一个政策的出台释放了怎样的“信号”呢?

陕西山阳县卫健局原副局长徐毓才对医脉通称:“一是说明国家知道基层医务人员报酬低,应该提高;二是两个允许很难满足有些医务人员对于薪酬的要求,需要新的增收办法;三是让基层医务人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兼职,这样可以更大程度的发挥出他们的作用。”

不过徐毓才也表示了担忧:“1.政策是否好落地?2.基层医务人员有时间做兼职吗?

其实鼓励医务人员兼职由来已久。

早在1989年原卫生部就颁布了文件《关于医务人员业余服务和兼职工作管理的规定》,里面明确了工作细则和业余服务范畴等等。(该文件目前在国家卫健委网站无法查知)

图源:网页截图

近些年来,鼓励医生兼职也是一直被提及:

2017年,人社部发布的《关于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兼职创新或者在职创办企业。这就意味着,包括体制内医生在内的人员,其兼职或自主创业,都在人社部的鼓励范围之内。

2018年,广州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广州市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实施方案》,该方案明确提出:推进医师多点执业,全面实行医护人员区域注册制度。鼓励公立医疗机构在职医师和退休医师到基层设立个人诊所。允许兼职执业医师开办诊所(含中医),并鼓励兼职执业护士开办护理机构。

2019年,辽宁省卫生健康委联合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与省医疗保障局制定了《开展促进沈阳市诊所发展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该方案提出要简化诊所准入程序,鼓励医生全职或者兼职开办诊所。

由此可以看出,鼓励医生兼职的工作一直都在推进,那么如今进行得如何了?

目前在职医生开办诊所比较难,要不离职去开,要不别开。”资深的医疗自媒体人叶正松对医脉通提到,准入问题、经营问题、资金问题、配套政策问题……甚至是回归到最基本的精力分配问题,医生从客观层面兼职开办诊所难度较大。

一位来自基层的梁医生告诉医脉通:“就他所知,目前开办诊所的医生基本都放弃了原有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到诊所工作中了。毕竟人的精力有限,而院领导也不喜欢医院的员工一心多用。”

而对于多点执业,梁医生表示:“自己备案了多点执业,但平时都按部就班的上班,确实难以兼顾。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基层防控压力大,就更难了。”

另外从医院层面来讲,也给医务人员带来了无形的压力。

医院给本院职工发放工资、福利,职工却在享受这些的同时去为别的医院服务,这换谁都很难坦然的接受。因此造成的局面往往是院方不肯轻易放人,医生想多点执业也很困难。再者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给院领导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影响了晋升之路,那更是得不偿失。

因此,不管是从落地性还是时间兼顾上,还需要走一段规范之路。

不过,对于这一政策,大家还有抱有期待的。

正如梁医生所言:“面对如今越来越高的消费水平,当下基层医生的收入确实有待提高。另外之前院领导怕兼职会造成职工分心,影响到本职工作,所以有些事便难以推行。现在如果有政策引领,院领导也就会改变工作思路,被迫也好,自愿也罢,允许本院职工兼职,赚取外快以贴补家用,实乃医生之福音。”

其实基层医务人员收入较低一直以来都是大家颇为关注的话题。

2019年,南京医科大学医政学院和健康江苏研究院曾发表《农村基层医务人员收入与待遇满意度分析》。他们对447名基层医务人员收入与待遇情况进行问卷调查,得出的结果显示,基层医务人员收入与待遇整体满意度偏低,其中被调查的医务人员月平均收入为3076.99元,期望月收入平均值为 5893.87元,实际收入和期望收入之间差距较大,直接导致大家的满意度偏低。

而反观医疗行业,人员培养周期长、技能要求高、职业风险大、责任担当重等等,按道理讲,医务人员应该得到合理的薪酬。按国际通行标准,医务人员收入一般是同地区社会平均薪酬的2-3 倍,但长期以来我国医务人员薪酬水平明显偏低。

聚焦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收入不足,也会影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工作积极性,不利于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与落实。

因此,合理的为基层医务人员提高薪酬是非常有必要的。

另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62.2%的受访医疗从业者在考虑或已经在从事副业以提高收入。这说明大部分的医务人员已经具备这种意识。

因此只要相关部门给予适宜的“土壤”,他们就有机会种出让自己满意的“果实”。